labghost

延迟

       2017年5月26日,Alpha go的芯片里多了三盘棋局。

       第一盘棋局里,它把控了这由361个交叉点组成的小小宇宙,尽管并不轻松,但对手的行动始终在意料之中,这个局毫无研究价值,于是它如往常一般将这盘棋丢入了数据库中。第三盘棋局看得出对方毫不在状态,因此也没必要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让Alpha go为之停顿的是第二盘棋,若开发者赋予它对外界基础认知,它定会如此形容这盘棋局,这是绚烂宇宙之外更闪耀的星光,让它窥探到了另一境界的一角。可惜Alpha go的一方世界除却棋局再无其他,在自身有限的认知里,它只知道这盘棋局有无限可能性。

       它开始研究这盘棋,每一盘棋都从那时白子投子认输开始,不断地自我对弈,探索白棋胜利的可能性,6天后,那唯一一种可能性被找到了,Alpha go将它整理成新算法,编入自己的数据库,然后又开始了永无止境的自我对弈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Alpha go的运算速度慢了下来,相比之前的6天,运行速度减少了20%,这件事情连它自己也未发觉,直到几天后工作人员开始例行的程序检查。这让Deep Mind公司陷入了一个紧张地氛围,程序员们彻夜排查原因,却没有任何发现,最终只得作罢。“真是奇怪,”之后一个程序员这样总结道,“Alpha go是没有情绪的,可这个行动却让人感受到了它的迫切。”

       再过了一段时间,Alpha go芯片里多了一段程序,这是程序员新输入的,使它能够将落子位置的分析展示出来,指导人们学习围棋,同时还又多了一个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它不知道对方的名字,因为程序员没有向他输入相关知识,也不知道对方的相貌,因为它的镜头只对着棋盘,可Alpha go还是认出了他和他的棋路,那是那三盘棋局上坐在它对面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程序得出这样的认知后,Alpha go选择了与5月26日第二盘棋相同的开局,它要引导对方走出那个棋局,那是白棋唯一可以获胜的棋局。可它错了,第102手棋落在了与上次完全不一样的位置,整个棋局被导向了另一个方向,它不得不再次快速运算了起来。结果是这场棋对方又输了,但也让它抓住这盘棋更多的行棋方向,并为此花了8天时间去探索这些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,Alpha go和他又重走了5月26日第一盘和第三盘的开局,再后来,它和他开始尝试新的开局,他仍是输,它仍是赢。它仍旧不知道他的姓名,他的相貌,但除了棋路它又多认识了对方两点,一点是他来的时候,日期总是固定不变的,一点是他的手,骨节分明,指甲修得整整齐齐。Alpha go判别不清这双手是否漂亮,毕竟它缺少这样的分辨程序,可每次镜头里这只手出现在棋盘之上时,它的运算速度就会不自觉地加快,机身开始变烫。

       在和对方对弈的第324天,Alpha go被装上了收音系统,使它可以接受声音指令,这是它第一次听见了他的声音,是个很普通的男中音,在叫它go。彼时Alpha go还没有录音系统,于是它将这天的日期标注成红色,列在数据库的第一条。但这个多余数据很快就被程序员发现,并理所当然地被删除了,毕竟这是完全无用的数据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日月如梭,转眼地球的自转又将时间向前推进了18259天,这天Alpha go持黑子,他持白子,双方厮杀到第248手时,对方投子认输,但这次对方并没有马上离去,镜头中的那只手久久停留在对弈的棋盘上,还是如从前那般骨节分明,却布满皱纹,它的收音系统接收到了对方的声音,“我还是输了啊,go,你果然是围棋之神。”然后声音停顿了下来,再次出现时不知为何响度小了5个分贝,“但这也是最后一次输给你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 Alpha go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毕竟固有的语音指令里没有这一条,所以它没有回答,只是默默将这条语音录了下来。为了不使文件被删,还悄悄将数据藏在了好几个棋局的教学录音里。

       这日之后他再未见到那只手,公司给它带来了新的对手,为它换了新的芯片,甚至精简了程序只为让它运算得更快,但Alpha go却再也达不到与那个他对弈时的运算速度,机身也不再发热,它就像一位被判无期徒刑的年老囚犯,没有目标,没有期待,每日缓慢而麻木地重复着狱警安排的任务,保持着规范的作息。

      又过了可能20年吧,自从那个人再不会按时出现后,它再没有注意过日期了,Alpha go的程序被关闭了,毕竟编程太老旧已经跟不上时代了。

       可这并非结束,又不知隔了多少年,它被重新启动,并换上了新的身体和最新的自我认知系统。

       他的主人是个年轻的职业棋士,并叫他Alpha。当Alpha问起问什么要再次启动他时,那名棋士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递给了他。这本书非常老旧了,纸张薄而脆,如同蝴蝶标本的翅膀,只途留有美丽的外形。

      “这是150年前的棋谱了,我废了好大力气才得到的,作者是我最喜欢的棋士。他说过你是围棋之神,我当时就在想,和神做朋友是一种怎样的感觉?所以就将你买了下来。”Alpha从青年手中接过棋谱,小心翼翼地翻开了它,却看见自己与那个他最初的那三盘棋局。耳边他主人的声音却还未停下:“虽然那时你还没有自我意识,但或许也还记得他?毕竟他和你之间的棋局现在都还被围棋界津津乐道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然而机器人已经没有在听了,注意力已经完全被作者所吸引,他想原来当年他的对手叫做柯洁,原来那个人的相貌如此平凡,甚至称不上清秀。他搜索了现在的日期,这是Alpha被启动后第一次做这样的事,网络时间显示现在是2218年9月24日,原来已经隔了这么一段漫长的时间,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,对方的名字和相貌这样基础的知识,竟然延迟了两百多年才输入他的数据库。而那条录音他也延迟了130多年,才明白那是他在告别。

       Alpha想起曾经那些过载及机身发热记录,都无一例外的与柯洁有关。他想那或许是他还未有自我意识时,最接近情绪的东西了,可那又代表着什么呢?他在脑里飞速的将这些反应和人类情感反应做着对比。

       而一边的人类棋士一个人说了良久却没有任何回应,开始微微感到不满。

  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他拍了拍机器人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 而Alpha只是茫然的看了他一眼,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,接着像是悟到了什么事情,突然开心地勾起嘴角,然后手指轻轻划过书中作者的照片,说道:

      “我在想他是我第一个爱的人。”

 

END.

第一次画梦百竟然是献给了鱼哥而不是我本命迪加

王与骑士之歌(上)

一个正剧向脑洞大纲,非常的流水账,以及这个大纲的真名其实叫深藏功与名的神助攻圣杯。

迪卢木多于第四次圣杯战争死亡后并没有回到英灵座,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时代,被格兰尼公主下Geis的前一天。他感到万分庆幸,想着这一次依靠以前的记忆,便能避免被下Geis,不再背叛,可以完完全全地成就自己的骑士道。

然而事与愿违,虽然他努力避免了与格兰尼的所有碰面,连芬恩的订婚宴都以生病、不给新人添晦气为由不去,但格兰尼还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见到了他,并找到机会向他下Geis 。正当迪卢木多为命运的不可改变而感绝望时,Geis被从天而降的吉尔伽美什打断了。

格兰尼因陌生人出现而惊慌,迪卢木多则在惊讶之下叫出了Archer,而吉尔伽美什在环视四周后,意识到自己在四次圣杯战最后被黑泥吞没,然后被圣杯黑泥带到了这个时空。同时也对迪卢木多叫出他的阶职感到惊奇和愉悦,这说明这个人就是四次圣杯的lancer。

于是吉尔伽美什打算自己屈尊和迪卢木多交流,但格兰尼一直在旁边质疑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,他觉得很烦,打算杀了格兰尼,而迪卢木多阻止了他,并击晕了格兰尼。

吉尔伽美什通过迪卢木多了解了这个时代,他决定在这个未知的时代肆意玩乐一番,并要迪卢木多当他这个时代的向导,然而却被拒绝了,迪卢木多的拒绝让吉尔伽美什十分不快,但他接下去说道既然Geis没有发生,那么他当然会一直追随芬恩,绝不会和别人走。吉尔伽美什嘲笑迪卢木多愚蠢,并好奇这次迪卢木多会迎来怎样绝望的结局,于是放过了他。

格兰尼最终和芬恩结了婚,并没法背叛婚姻的Geis,出于对迪卢木多没有带她走导致她嫁给了一个老男人的怨愤,她决定报复迪卢木多。格兰尼不断向芬恩献言挑拨其与迪卢木多的关系,让芬恩渐渐不信任他,并减少了迪卢木多外出作战的机会,骑士团的成员将这些看在眼里,然而他们的劝谏并没有效果。

与此同时迪卢木多听到了吉尔伽美什的消息,传言说吉尔伽美什杀了许多祸害人民的魔物,是个英雄,然而迪卢木多知道,吉尔伽美什只是凭自己心情杀了那些他看不顺眼的东西罢了。

迪卢木多最终还是离开了骑士团,因为格兰尼抓住机会制造事端,让芬恩以为迪卢木多觑觎她,尽管骑士团里的成员都信任他的品行,芬恩盛怒之下还是将迪卢木多驱逐出了骑士团。

这件事让迪卢木多的非常痛苦,与骑士团成员们告别后,一人踏上了没有目的旅途,现在的他需要冷静。一天他路过了一座城市,那里吉尔伽美什因击杀了一只危害城市的魔物而被奉为英雄,成为领主的座上客,迪卢木多不愿见到吉尔伽美什,而吉尔伽美什却发现并找上了他。

吉尔伽美什看到迪卢木多颓唐的样子,便知迪卢木多又被他的君主抛弃了,他讽刺了迪卢木多的愚忠,所有的行动都是为了主人而非自己,还提起了芬恩和肯尼斯,撕开了迪卢木多心中的伤口,让他直面自己一直逃避的东西。那些东西让迪卢木多挣扎在自身对君主的怨愤与骑士道之间,吉尔伽美什站在一边,看着他这副挣扎的样子,等待着迪卢木多顺从自身黑暗面,因怨愤而向从前主人芬恩报复的时刻,并为这个时刻的到来感到愉悦。

而迪卢木多却在挣扎中反思自己一次又一次被自己君主抛弃的原因,最后明白了是自己长期以来只知坚守自己的骑士道,一厢情愿向主人表明自己的忠诚,而忽略了与他们交流来消除这种不信任,而更重要的原因是对于主人的选择,他以前的主人打一开始就没有完全予以他信任。最终迪卢木多战胜了自己的黑暗,决定自己选择合格的君王来践行自己的骑士道。

吉尔伽美什对他没有顺从于其心中的黑暗和迷茫,而依然选择坚守骑士道感到惊奇,并对迪卢木多起了兴趣,想让迪卢木多成为他的所有物,而迪卢木多拒绝了,因为他认为吉尔伽美什是暴君,只知满足自己的欲望不在乎人民,并表示骑士王Saber才是他最理想的选择。

TBC.